•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风雨雷电09

    发布时间:2020-03-19 00:02:17   
    字数:542
    第09回:魔将追杀女捕遇险
    嬴春雷虽然身材高大,但章雅男并非一般小女子,从小习武的她耗了不少力气后依然成功把嬴春雷带到了树林子中的一个隐蔽的山洞里等到她把那巨汉放下来时,她已是香汗淋漓了嬴春雷四周看了一遍后说,「这地方不错!够隐蔽,够宽阔!」
    章雅男白了他一眼,「我从小在这里长大,这山洞是我小时候无意中发现的。」
    她浑身都是汗,湿了的衣服紧贴着她娇躯,使她一身健美的身段在嬴春雷眼前一览无馀嬴春雷早已把剑伤包扎好了,回过气的他精力逐渐恢复了,看见了眼前美景竟然有了反应,巨龙微微抬头了他依旧是浑身赤裸,所以巨龙的雄姿都一一落在章雅男眼里她不禁羞红了脸,「嬴春雷!你受了重伤还在想一些污秽的事情?」
    嬴春雷吃吃一笑,「姑娘长得如此清丽脱俗,身材撩人,若是在下视若无睹,岂不是对姑娘的莫大侮辱吗?」
    章雅男跺了跺脚,「你这个人为何如此厚颜无耻,光着身子到处乱跑?」
    嬴春雷笑得更加灿烂了,「实不相瞒,嬴某原本是衣冠楚楚的。可是后来为了要干一些不方便穿着衣物的事儿,所以才会赤身裸体的!」
    章雅男并非三岁小孩,当然晓得他所指为何事,一张俏脸更是红透了「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人!我真后悔救了你!」
    她不想再面对嬴春雷火热的视线,干脆转身面向山洞外面,正巧看见一滴滴豆大的雨点从天空洒落,看来一场大雨已经来临了「姑娘高姓大名?姑娘你是我救命恩人,烦请告知芳名,嬴某才可以为姑娘你供奉一个长生牌。」
    章雅男越是不理睬他,嬴春雷就越是听她那倔强中又不失甜美的嗓音,于是就有一句每一句的撩她说话「不需要!我救了你只是觉得你罪不至死。你们这种江湖人目无法纪,总归要受到王法制裁。」
    章雅男背对着他冷冰冰的回答说「呵呵呵!」
    嬴春雷仰头大笑,「我嬴春雷在江湖上快意恩仇,虽然杀人无数,但却从没杀过一个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死在嬴某轰雷拳下的人都是罪有应得!你说,你打算安插哪一项罪名在嬴某身上?」
    「哼!我岂是那种栽赃嫁祸的人?如果你与血雨纷飞素未谋面,她又为何在杀丁杀时说你们风雨雷电四人联盟对付魔尊呢?你说!」
    章雅男不服气的说嬴春雷大声的说,「这其中必定另有阴谋!嬴某发毒誓,若是我在此之前就认识那个血雨纷飞的话,就罚我这一辈子都得不到姑娘你的青睐!」
    章雅男气得转头狠狠地瞪了嬴春雷一眼,「你这个人怎么老是如此不正不经的呢?」
    嬴春雷突然想到一事,「血雨纷飞行凶时有没有留下活口?」
    章雅男回答说,「她一共杀了四个人,还刺瞎了一人。只有一个不懂武功的马车伕没有损伤。」
    「被杀的都是魔尊旗下的魔将魔兵?」
    嬴春雷又问章雅男点点头一直都在嬉皮笑脸的嬴春雷突然变得凝重了,「若是如此,恐怕魔尊的后援马上就会杀到。」
    章雅男惊讶了,「那么快?」
    嬴春雷点点头,「魔尊为人多疑,不会完全相信某一个下属。当他调兵遣将时绝不会只派出一组人,在先头部队后面必定还有其他魔将尾随,预防第一组人失手或许是阳奉阴违。第一组魔将因此只能全力以赴,不然就会被取而代之。当前丁杀已死,下一组魔将一旦到达就会从生存者口中问出是何人所为。」
    章雅男说,「冤有头债有主,杀人的是血雨纷飞,第二组魔将也只会找她。」
    嬴春雷失笑说,「姑娘你忘记那个血雨纷飞已经宣告天下,说我们风雨雷电四人合伙一起对付魔尊。第二批魔将一旦到达就会从活口那边获得这个信息,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紧急向魔尊彙报要求更加多的兵力。」
    章雅男睁大眼睛瞪着嬴春雷,「你们风雨雷电有那么厉害吗?需要那个魔尊调兵遣将过来苏州城吗?」
    听了她这话,刚刚止血不久的嬴春雷有点自豪的挺起胸来,「姑娘,不是嬴某夸口,这几年我们四人在江湖上可真是大名鼎鼎的!魔尊虽然人强马壮,但想要轻易收拾我们简直就是妄想!」
    章雅男一脸不屑的说,「别在这里大言不惭!你们四个人我已经遇上两个了,一个是个一身破烂的疯子,另一个是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傢伙!连七哥一剑都躲不了,还不停的自称自赞!」
    嬴春雷胸膛不由缩了缩,「姑娘,你那个七哥不是一般捕快可比!他的武功与嬴某是在伯仲之间,还选择在我旧力已尽,新力未生时出剑偷袭!嬴某没有死在他剑下已是万幸了!」
    听了他这一番话,章雅男不由心中一动方才萧七不停的说以他们两人之力也未必是嬴春雷的对手,可是根据这个大鬍子的说法,萧七却是个武功与他不分上下的顶尖高手,而她自己也看得出,萧七伤嬴春雷的那一剑的的确确是非常凌厉,绝非一般高手能够抵挡得住简单点说,萧七有意在她面前隐瞒他的真实武功嬴春雷一眼就看出她心中开始对萧七起疑了,马上加油添醋,「以他的武功,肯定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不可能屈就在苏州城做一个小小的捕快。他隐藏身份留在此地必定是另有所图。」
    「也有可能七哥有一个悲痛的过去,所以才会在苏州城隐名埋姓……」
    章雅男虽然相信了八成,但依然拼命的为萧七找藉口「不谈这些了!方纔你说会有魔将赶来,但他们就算到了也找不到这个隐蔽的所在。」
    嬴春雷嘿嘿一笑,「此次任务是追杀,嬴某估计魔尊会派出他旗下从扶桑到来的忍术高手。他们精通追踪术,不出所料的话,他们很快就会找到这个山洞。」
    章雅男拍了拍胸膛,「有我在,包他们直着来,横着走!」
    嬴春雷又再嘿嘿一笑,「姑娘,不是嬴某看不起你,可是那些扶桑忍者不仅仅武功高强,而且行事阴险狡诈,往往以出乎意料的战术杀敌。你虽然武功不低,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嘿嘿嘿,你看看,嬴某就是一个榜样了!」
    章雅男撇了撇嘴,「他们奸诈,我也不是三岁小孩!鹿死谁手还真难说!」
    就在她对嬴春雷的话不以为然时,那个大鬍子突然伸手往她身后的山洞口一指,「有人来了!」
    章雅男大吃一惊,赶紧回头一看,赫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在洞口探望「老徐,原来是你啊!你们都来了吗?」
    这老徐是随着她一起出来查桉的几个苏州城捕快之一老徐并没有回答她,而是神情诡异的盯着她章雅男心知不妙,刚想要踏步先前问个究竟时,老徐的头颅突然之间掉到地上,在山洞里打滚,所过之处都留下了鲜红的血迹到了此刻,章雅男才察觉到原来老徐早已被杀,她虽然是个经验丰富的捕快,但亲眼目睹自己伙伴头颅在地上乱滚,也不由心神剧震,而敌人就趁此良机出手了,一个从头到脚都是一身黑的男子从洞外静悄悄的冲入,一把武士刀往章雅男迎头噼下眼看她即将横尸当场时,嬴春雷出手了他从地上跳起来,一把拉开章雅男,同时一拳攻敌必救,一记勾心拳痛击黑衣人心口黑衣人变招神速,往后一退,手中刀一转,不仅仅避过了嬴春雷那一拳,还在他腰间划了一刀血口嬴春雷暗叹一声,晓得自己吃亏在受伤在先,出拳不比平时快,不然的话那黑衣人是绝对避不开自己的拳头黑衣人一刀得利,第二刀又来了,武士刀往嬴春雷拦腰一砍,誓要把这个大鬍子砍成两截若是平时,嬴春雷并不惧怕这一刀,可惜此时的他只有平时五成功力,加上黑衣人那武士刀长达四尺多,比他这个巨汉的手臂还要长,使他一时之间手忙脚乱幸好章雅男已经回过神来,挥刀上前搭救,一招章家刀法中的鱼跃龙门,把黑衣人那一刀及时挡住眼看有机可乘,嬴春雷狂吼一声后,双拳齐出,使出必杀招五雷轰顶,往黑衣人头部痛击那黑衣人被他们两人合攻,突然之间全身一缩,卷成一个球状,在地上一滚,把嬴春雷的杀招化解于无形「姑娘小心!此人就是扶桑忍者!」
    嬴春雷向章雅男大声一喊章雅男哼了一声,「管他忍者还是忍将,敢惹到本姑娘头上就是忍无可忍,让我一刀把他擒下!」
    她一刀鱼翔浅底,贴着地面往黑衣人不停的翻滚着的身躯砍过去,反正无论砍中黑衣人身体哪一部位都要他身受重伤谁知那忍者武功高强,虽然是在翻滚中,但一旦敌人出招,他的武士刀立刻出击,与章雅男的单刀一连过了数招,一时之间不分上下章雅男与他双刃相碰,右手虎口隐隐作痛,不禁暗自心惊,晓得这个扶桑忍者功力非凡,自己独力恐怕不易把他击败嬴春雷一边出拳一边大喊,「来者可是魔尊旗下的魔将岛田煞?嬴某并没有与血雨纷飞联手对付魔尊!这完全是一场阴谋,主谋就是想要咱们自相残杀!烦请先住手!」
    那忍者正是岛田煞他虽然是扶桑人士,但来到中土已有一段日子,略懂中土语言,完全听得明白嬴春雷所说的话可是他这人嗜杀成性,既然动手了不杀一两个人他是不愿罢手的,所以对嬴春雷充耳不闻,依然在翻滚之中连出杀招,一连几刀把章雅男杀得透不过气来春雷见他依然不住手,也怒火中烧了,「魔尊横行霸道,嬴某早就看不顺眼了,既然你们咄咄逼人,就别怪嬴某手下不留情了!」
    他一气之下,也顾不得自己重伤未癒,拼了命的鼓起真气,一招雷厉风行,朝着岛田煞翻滚中的身躯打过去章雅男也随着嬴春雷一起出招,章家刀法一招水泄不通,与那大鬍子的拳法配合的天衣无缝,把岛田煞杀得措手不及岛田煞晓得到了硬碰硬的一刻了,他欺嬴春雷并没有武器,持的只是血肉之躯,所以想也不想就挥刀与嬴春雷硬碰出乎他意料之外,武士刀与嬴春雷的拳头相碰之下竟然断为两截嬴春雷拳势未尽,雷厉风行这一招继续发出,幸亏岛田煞是在不停的打滚才不至于命中要害,只被那一拳击中后背纵然如此,岛田煞也受伤不轻了,若非嬴春雷只有五成功力,恐怕这扶桑忍者已经被他一拳击毙了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更何况岛田煞绝非好汉,既然已败阵了,他也不恋战,一个翻身后就想要逃到洞外嬴春雷想要追击,但方纔那一招雷厉风行已经耗尽了他浑身力气,一时之间根本就无法再出招他只得向章雅男高声一喊,「不能放他走,否则大批魔将就会杀到!」
    章雅男也晓得时机危急,若是让岛田煞逃去把其它魔将招来,恐怕自己两人小命不保她当机立断,一招水深火热,把岛田煞的去路截断,再加一招飞鸿踏雪,正好噼中岛田煞肩膀,把他右手连肩砍下岛田煞也真是凶悍,虽然断了一臂,但既然哼也不哼一声,反而继续往前洞口滚动章雅男见他快要滚到洞口了,一时之间情急智生,玉手一挥,手中刀白虹般的飞出去,正好洞穿岛田煞右腿,把他钉在地上岛田煞依然一声不吭,竟然用自己那把断了半截的武士刀,狠狠一刀把右腿切断,然后左腿一蹬,整个人滚出了山洞章雅男做梦也没想到他会凶悍至此,等到她冲上去时,岛田煞已经踪影全无了嬴春雷叹了口气,「姑娘,你现在晓得这些扶桑忍者的厉害了吧?」
    章雅男目瞪口呆的看着地上的斑斑血迹,「他为了逃生,竟然可以不顾一切……说真的,若要我把自己的腿砍下来,我自问做不到这一点。」
    「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姑娘,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赶紧离去。」
    嬴春雷喘着气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章雅男瞪了他一眼后走到他身边,扶着他一起走出那山洞山洞外正下着滂沱大雨,两人一走出去就被大雨淋得浑身湿透了嬴春雷看了看地下,皱了皱眉头章雅男也忧心忡忡的说,「这场大雨一下,地上满是泥泞。咱们每一步都留下脚印,魔将要追捕咱们俩真的是易如反掌。怎么办呢?」
    嬴春雷想了想,「也不是没有办法,但要辛苦姑娘你了。」
    章雅男说,「废话少说!赶紧把良策道来。」
    嬴春雷伸手指一指身边的大树,「姑娘揹着嬴某跳到树枝上,一棵树一棵树的跳过去,那就不会留下足迹了,但就不晓得姑娘能否揹得起嬴某。」
    章雅男哼了一声,「爬到我背上来吧!你这人,也不晓得是吃啥长大的,竟然和猿猴一样高大。」
    嬴春雷虽然高如小山,但身怀武功的章雅男依然能够把他揹起来只是浑身赤裸的他一靠在她玉背上,他那龙根就刚好贴在章雅男香臀上,使她不由俏脸一红她飞身一跃,跳上了最靠近的一棵大树的树枝上那树林子里面都是参天古树,树枝粗大,足以承受得住两人的体重章雅男双腿一蹬,就跳到另一棵大树上,以此逐步离去章雅男在树上凌空奔驰了一阵子后突然感到压在自己股沟上的巨龙逐渐变硬原来她在奔驰时,两人身体不免会有摩擦,嬴春雷那根不听话的巨龙居然反应强烈,在这不适当的时刻抬起头来章雅男不由大发娇嗔,「大鬍子!咱们正在逃命!你怎么可以有如此污秽不堪的想法?」
    嬴春雷尴尬的说,「姑娘体态动人,嬴某是身不由主啊!」
    章雅男还想大发雷霆时,脚下树枝突然折断,两人一起从空中往下坠,幸好章雅男轻功不凡,在半空中翻了跟斗后平平稳稳的落在地上可惜她脚一落地,就被一条软鞭卷着使鞭者用力一拉,章雅男就被拉倒,在她背后的嬴春雷当然也一起倒下了来敌鞭法过人,一招得利后马上一连十来鞭击下,把章雅男两人鞭得遍体鳞伤,根本就没有还手机会章雅男身上衣服撕裂了,露出了白嫩的肌肤,在雨水中更是惹人遐思看见了章雅男裸露的肌肤,那人终于停下手了到了此刻,章雅男两人才把来敌看清楚,只见他与岛田煞一样,浑身黑衣,一张马脸上满是淫邪之意他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章雅男,嘴角逐渐露出了淫笑嬴春雷大约猜出来此人是谁了,「来者可是魔尊旗下的阴天锈?」
    那人突然一鞭卷着嬴春雷左脚,使劲一挥,那铁塔般的大汉就被他甩到远处,与章雅男分开了他再出几鞭,把章雅男身上衣服鞭裂但又丝毫不伤她肌肤当章雅男酥胸暴露于他眼前时,他眼中射出了极度淫邪的光芒,一个快步走到了章雅男身前,左手一抓,把章雅男上衣完完全全的撕下来。夜蒅星宸金币+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